kristin_Fang

【KKL】长篇短篇甜文目录整理

火车丧得不行:

全部KKL,KT向,有高速车,长短皆甜


[第一次所有文的目录整理]


[长篇]カルマ(KARUMA)
KT校园,青梅竹马日常甜,冰山学霸前辈51X不器用后辈24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由加奈番外       41    42    43    44    45  


[KK病态系列]全部甜文放心食用(有之前的文归纳)


· 偽りの仮面 (虚伪假面)你们所说的箱男  舞台专职51X流浪汉244  
番外小熊猫饲养手册·舞台篇  居家篇  吃醋篇   
                               共感篇    胡闹篇(车)  
                               亲友篇(上)


·人间椅子 + 番外(有车) 都不是什么好人


·人间失格  (小推车)都不是什么好人


·妄想日记    明星51X被爱妄想244(小推车)


·カナリヤ    按摩师51X轻度自闭244


·自伤必要爱 孟乔森综合症51X医生244


·定向性饥渴 打工仔51X肌肤饥渴244


·上瘾           游戏主播51X体味依赖244


·少年から英雄に    小恶魔Kids
 番外→给糖也捣蛋  


[KK非常态系列]全甜放心食用


·偷心贼           奇幻设定


·汪!嗷?       金毛51X兔子244


·海中仙          渔夫51X水妖244       
 番外也叫海中仙x


·骗来的爱情     人类51X妖怪244


·阴阳师驯养计划     阴阳师51X妖怪244  


·吸血鬼吃什么        富二代51X吸血鬼244


·绑架了恶魔怎么办 神父51X恶魔244
 番外  


[傻白甜系列] 全……是的傻白甜


·国王与将军   将军51X国主244


·半生             突然缩小51  现实向


·见鬼      大概是个缺心眼51追阴阳眼244的高萌文x


·恐怖实况?   游戏实况Kids


·手肘干燥?   写得眼睛疼ORZ


·???          学生Kids


·什么鬼游戏   写得……算了ORZ


·旅行中          写得……算了QAQ


·王子与骑士   王子51X骑士244


·命硬              现实向


·老师我崴脚了     学生51X校医244(小推车)  


·摩羯恋爱手册     学生Kids谈恋爱= =


·一颗简单的甜饼  如题ORZ


·你算哪块小饼干  游戏实况主51X新人喷子244


·哥哥哪有那么直     亲兄弟Kids


[吱呦系列](?)


·醉酒吱呦好不好吃   现实向


·吱呦让我进去!      现实向+超现实x


·吱呦我要亲亲         中学生51笨笨地追吱呦


·吱呦到底想要什么  霸道总裁51X学生244
      (有车)


[高H]


万字太空车    太空车第二辆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里站不红心不蓝手难道不是惯例吗?


求你们手下留情我还想多活几天呢真的谢谢大家_(:з」∠)_这种事情真不想次次都说了超麻烦,何况我密码又不难


以后看到里站有痕迹我就只能整个删了,删了过后不补


[不知道什么系列] 


·Everlasting   现实向


 


================================


整理到手软……ORZ


我的妈呀我怎么写了这么多hhhh全是甜的放心吃!


我真是太良心了(你要点脸!


然后接下来除了无限恐怖就是一个傀儡师51X人偶244的中篇吧大概……_(:з」∠)_我尽量写成轻松向_(:з」∠)_


然后还有一个已经攒了不少存稿的末日丧尸文……不过南瓜瓜已经在发类似题材了那我就等过一阵再开这个_(:з」∠)_因为我这个是乱七八糟异能升级赚钱养家向的咳x


暂时先这样吧_(:з」∠)_


我的人生信仰就是……爱他们就让他们甜!!

【KK】吱呦到底想要什么(下)

火车丧得不行:

*霸道总裁51X被资助学生244  高速发车 不甜不要钱!


前文在这


7


“我想要你爱我……”


光一听到刚的话的时候都快高兴疯了。


十七岁的男孩子靠在他怀里无助地发着抖。


刚知道自己这样不对,所以之前一直在克制,但是……喜欢一个人真的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事情。


尤其……那个人是光一啊。那是如此优秀又对他那么温柔的光一啊……


“光一先生……要结婚了是不是?结婚了……就要赶我走了,是不是……?”


刚用力把脸埋在光一怀里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似的无助地发着抖呜咽:“我不想走……不要赶我走……”


“不会的……永远都不会的。”光一用力回抱住他,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紧张,他的嗓音都在颤抖,“你放心,我没有结婚对象,新闻是假的,我已经命令他们澄清了。”


“……真的?”


怀里的孩子悄悄抬起头来,怯怯地瞥了一眼光一的表情,揪着他背后的衣服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嗯。”光一点头认真地保证道,“是真的,我没骗你。别说结婚对象,我连恋人都没有的。”


“哦……”


刚重新低下头,破罐子破摔地钻进光一怀里,这次他的手从西装外套中穿过隔着一层衬衫慢慢地、颇有些煽情意味地摸索过他的腰际最终再次环抱住他。


光一难以抑制地傻笑起来。他拍拍刚的脑袋轻快地说:“好了,Tsuyo乖,去洗个脸,我们下楼吃晚餐了。”


“……不要。”


光一似乎一时间没有弄清楚这孩子又在别扭什么,愣了一瞬好脾气地问:“怎么了?”


“……这次松开了,你就不会再让我抱你了……”


刚噘着嘴嘟囔着,嘤嘤嗡嗡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光一觉得心脏痒痒的,他伸手勾起刚的下巴盯着他舔了舔嘴唇说:“那我先让你安心好了。”


说罢他垂头亲吻了他微张的嘴唇。


 


8


尝到血腥味的时候光一立刻就停下来了。


“怎么回事?”


但是刚满脸通红呆呆愣愣像傻了似的,他根本没有回答光一的话。


光一只好捧起他的脸轻轻拉了拉他的下唇,果然在他口中找到了深深的、还在渗血的牙印。


他立刻蹙眉不怎么高兴地问:“你自己咬的?”


“呃……嗯……”刚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讷讷地应了一声低下了头。


“以后想咬人就来咬我,听到没有?咬你自己也不嫌疼……”光一一边嘟囔着一边强制性抬起他的下巴,再次温柔地触碰着他的嘴唇,舌尖探进唇缝间勾了几次卷走了血丝,然后再回来轻柔地抚慰着伤口。


是在做梦吧……


如果是梦的话……不要醒来好不好……


刚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用力抱紧了光一的腰。


清理掉血丝之后光一就离开了他的嘴唇,因为他实在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又太粗鲁导致他再次流血。


但是在光一离开后,刚下意识地又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叫你不要咬了……”


低声喃喃着用拇指轻轻按了一下他的下巴,光一再次俯身吻上去把他可怜的嘴唇从牙齿下拯救出来。


已经被属于光一的气息满满地、紧紧地包围住了……


刚茫然地睁开眼睛,他看到光一看向自己的眼神的时候才懵懂地意识到,可能……他是真的很喜欢自己吧……


他的眼睛温柔得在发光呢。


刚舔舔嘴唇,盯着光一的眼睛又把牙齿扣了上去。


“你故意的?”光一一下子笑了开来,他这次没有直接吻他,而是微微躬身一用力将他整个人横抱起来,刚见自己的小心思落空又突然腾空小声惊叫起来一把搂住了光一的脖子。


光一抱着他走到门口冲着赶过来的管家先生吩咐道:“晚餐送到我房里,让人把这里收拾一下,刚的东西也送到我那去吧。”


 


 


9


这是刚第一次来光一的卧室,而且还是被他很亲密地抱进去的。不过布置倒是一如他预料一般大气简洁——


不如说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才显得空荡荡的吧……


不等刚到处打量完,光一就已经把他抱到了床边温柔地放下,然后猛地一扑把他按在床上。


“诶?!”刚陷在柔软的床铺中,自己仰慕的人近在咫尺,他一时间觉得脑筋有些不够用,傻乎乎地看着光一没了反应。


“你们管这个叫什么……床咚?”光一向下看着刚那副呆呆的可爱模样心头就像被什么动物毛茸茸的尾巴尖一下下轻轻地扫,他舔了舔嘴唇,手肘撑着床指尖轻柔地抚摸上了刚眼角的泪痕,放低了嗓音温声道,“去洗洗脸吧,一会儿我们吃东西了。”


刚张了张嘴,他依然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事情这个大拐弯拐得他头脑短路,怎么光一先生就突然有了未婚妻,怎么他又说是假新闻,怎么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被扔到了他床上……


“不想去?那我帮你清理掉吧。”


那双漂亮纯净的眼眸依然蒙着一层水雾,光一凑近些以自己温热的唇一点点触碰着他颊边的泪痕,缓缓地、细心地将它们抹去,最后吻到眼角的时候,刚已经闭上了眼睛。


睫毛又密又长,光一略微欣赏了一会儿之后,又附身吻着他泛红的眼尾轻声说:“以后不许再哭了……心疼。”


“嗯……”刚颤巍巍地应了一声,小心翼翼试探着好环抱住光一的肩背,微微用力将他向自己的方向按下。光一顺着他的动作小心地控制着压在他身上却不至于令他难受,两人的身体完全相贴之后不约而同满足地轻叹出声。


“光一……”刚用他发烫的脸颊蹭了蹭光一的耳朵,似有些苦恼地问他,“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什么怎么办?”光一抱着他翻了个身躺在床上,又觉得现在天气凉了些应该盖点东西,于是先亲了亲刚的额头将他安置在床边,自己则起身去整理被子好给他盖上。


刚有些不安地躺着看了一会儿,光一正背对着他收拾东西,他用目光描绘着肩背流畅的线条,忽地坐起来从后面将光一抱住,侧过头贴在他后背上。


光一的动作停下了,他听到热乎乎地贴在背后的那个孩子有点委屈地嘟囔着:“我喜欢你呀……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


光一咬牙切齿地恨着天怎么还不黑一边翻身再把刚按住先啃一顿解馋再说。


 


10


晚饭后两个人分别洗了澡,光一先去很快解决,然后收拾了浴室给刚用,自己则去处理下午的时候没看完的文件。


就算再怎么生气活还是要干的嘛……


在工作中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光一也没有发觉刚好像在浴室里耗得时间太长了,他只知道自己旁边的被子被拉开,然后带着水汽暖烘烘的身体靠了上来。


光一丢开那些纸张圈住刚的身体歪头亲亲他的脸颊:“洗好了?”


“嗯……”刚红着脸点点头,乖乖地靠在光一身侧。


他已经做好觉悟了,今天晚上大概会做那种事情……


又有些苦涩地想,就算光一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大概……靠身体也可以暂时吸引他一些吧。只要他的目光可以在自己身上停留……


“又胡思乱想什么呢?”光一见他神色黯淡下来,轻叹一声捏捏他肉呼呼的下巴,“要是困了的话,那我们这就睡觉喽?”


“诶?”刚有些惊讶,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总不能主动要求做那种事吧……


“你是我的恋人,又不是玩具。”光一抬手关了大灯只留下床头昏黄的壁灯,随后抱着他躺下,在暧昧的灯光下温柔地注视着他。


刚羞得满脸通红。


太明显了……只要看到光一注视自己的样子,就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的喜欢了。


像是暖暖的午后下起的细雨,温柔地、细腻地、毛茸茸地,带着熨帖的温度将自己整个都包围起来。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会如此喜欢下雨。


干脆害羞地拱进光一怀里抱着他,脸颊贴上胸口的位置,那里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心跳。


“你说你啊……难过了往我怀里钻,开心了往我怀里钻,害羞了还是往我怀里钻。”光一难掩宠溺地揉着他的脑袋帮他拢拢被子,“真的有那么好钻吗?”


“呜……”腻在他怀中的小动物拱拱蹭蹭,闷闷地又飘出一句令人心痒的告白声,“光一……喜欢你……”


他猛地听到光一的心跳加快了。


随即就是一阵眩晕,刚甩甩头,发现光一又出现在了自己上方。


----------------------------------------


记得吃完打卡!


----------------------------------------


 


11


第二天起床又不免黏糊了一阵的两个人,折腾到刚快要迟到了才勉强结束了早间甜蜜下楼简单吃了点早餐。


“扣酱讨厌……脖子上的痕迹衣服挡不住啦……”


趴在光一身上蔫蔫地被他揉腰按摩放松的刚叹了口气,不过实际上心里倒是很开心的——因为那些可都是光一疼他的证据嘛!


“没关系。我等下跟福田桑说一下,实在不行你在家休息两天。要不就先拿粉底遮一下……”


光一余光瞥到刚的情绪似乎更加低沉,心中暗笑,在他屁股上揉了两把说:“再说,被他们看到又怎么样。我们是光明正大的关系。”


果然话一出口刚的眼睛就亮了:“真的?”


“真的。”光一亲亲他的鼻尖,“吃饱了?吃饱了就去吧,下午我去接你回家。”


“嗯!”刚开心地用力回抱住他,然后跳下地活动了一下腰觉得大概没什么事了,就回头冲光一挥手道别。


但是背着包走到门口,就在手刚刚摸到车门还没拉开的时候,刚突然又转身大叫起来:“扣酱扣酱!”


“嗯?”光一原本就起身准备送他到门口,这下子反而吓了一跳连忙大步走过去问,“怎么了Tsuyo?”


刚忽地扑到他怀里抱住,脸颊用力蹭上他的,软绵绵地抱怨:“你都还没亲我呢……”


瞬间光一眉开眼笑,他搂着刚得腰结结实实给了他个吻,然后为他拉开车门并且跟着他一起坐了进去。


“我送你过去。”


“嗯!”


前排的司机先生默默地拿出墨镜戴好然后发动车子去了片场。


 


 


12


刚有了恋人这回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片场,就连福田导演也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回来一脸欣慰到像嫁女儿(?)一样拍着刚的肩膀。


几个跟他要好的朋友都很八卦地凑过去问他情况。毕竟这个恋人看起来还挺辣的,能把他的脖子啃成那样……


刚默默吐槽幸亏你们看不到我身上,不然还不得吓死。


这么一想光一还真是有点粗鲁诶,回家要跟他抗议一下。


本来还担心那位小公主会找他麻烦,而实际上好像那边也挺忙的。她正忙着打扮自己呢,因为刚刚导演过来的时候还带来一个消息,下午的时候作为在拍的这部剧的投资方,堂本光一先生会来视察工作,括弧接他家宝贝吱呦回家括弧完,当然括弧里的话导演先生是不会说出来的。


刚有点忐忑,他既有些不安又止不住地甜蜜。光一并不排斥跟他公开关系,也就是说……自己是他真正承认的恋人喽!


有些时候,光是语言上的保证是不够的,行动才最重要。


就这样有人欢喜有人愁地到了下午,今天的镜头都告一段落,门口突然传来了喧闹声。


光一好像来了。


刚立刻站起来想跑去门口,却被身后突然冲上来的人撞到了一边,跌倒之前他眼前掠过一抹极其鲜艳的颜色,应该是“那位”的裙摆……


她推自己的那一把力道不算重,虽然知道那孩子极有可能是无心的,她只是太想看到光一才会急匆匆冲出去的,但脚踝的疼痛是真的,刚还是坐在地上涌上了一阵小脾气。


“小刚,你没事吧?”朋友从旁边赶过来把他扶到沙发上,“活动一下看看?”


“嗯……没事。”


刚略微活动了一下脚,只是有点轻微地刺痛并不严重。不过,当然,他现在可是有人疼的人了,受了委屈怎么能继续忍着呢!


于是无论朋友怎么劝他都不愿意出去见光一第一眼了,就这么气咻咻地在休息室坐着。


光一下车之后就被包围了,但是他打眼一扫却并没有看到刚,顿时脸色就阴沉下来,瞥了福田导演一眼,见他指了指里面,于是点头推开面前碍事的人直接往里走去。


身后所有人的呼唤都充耳不闻,光一跑到休息室看到刚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脸颊鼓得像包子似的,不由得一阵想笑,他站在门口清清嗓子,但是刚只瞪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也没有站起来。


“你怎么了?”光一似乎察觉到不对,伸手上前想要搭他的肩膀,结果就被刚“啪”地一下打在手背上。


他身后的人都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了,他们都不知道刚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平时那么温柔活泼的一个孩子偏偏碰到活阎王似的堂本光一就耍起了小性子。


但是被打了之后光一不止没有生气,反而还露出了极其灿烂的笑容,只是站的角度问题,只有刚和一直陪着他的朋友看到了。


那位可怜的小朋友吓得脸色惨白哆嗦着退到了角落……


 


13


光一在刚身边坐下一把揽过他的肩膀低头柔声问:“怎么不开心了Tsuyo?”


“……哼。”


知道自己刚才让光一丢了面子,刚觉得有些抱歉,哼了一声低下头小声回答:“刚刚脚崴了。”


“嗯?严重吗?给我看看。”“别……诶!”


还不等刚阻止,光一就已经半跪在他身边,握着他的小腿尽量轻地帮他把鞋子脱了下来。


堂本光一的洁癖就像他的有钱一样出名,但是他现在却毫无芥蒂地半跪在地下、给刚脱了鞋子、握着他的脚轻柔地摆弄。


大概世界末日来了的刺激也不过如此了。


“没事啦,就是有点……嘶!”


某个角度还是痛的,刚倒抽了一口冷气一下子缩起了脚。光一安慰地拍拍他的膝盖帮他穿好鞋子,然后把人一下子横抱起来:“走了,回家我帮你揉一下就没事了。”


明显听到其他人的惊呼,刚也知道自己的恋人就是光一这回事大概大家都明白了,他红着脸圈着光一的脖子点头应着,在快要出门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什么人的视线,他大大方方地在光一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然后带着胜利者地笑容冲着那个角落扬起了头。


光一暗笑着抱着他走到车边才淡淡地问:“我是Tsuyo的示威工具嘛?”


“诶?不,扣酱,我……”


“嘘……没事的,我没有生气。”


光一把刚抱到副驾驶安置好,然后自己上了驾驶座,发动车子之前,先握住了他的手,直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不论什么时候,我都很开心你能这样做。用我保护自己也好,拿我当挡箭牌也好,你能用这样的形式信任依赖我,我很开心。”


刚红着脸低下头,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示威举动好幼稚。


光一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之后从里面取出一只银色的戒指,拉着刚的手帮他套在食指上面:“戴着它吧,等你长大了再摘下来,到时候我会送你新的。”他说着,低头亲吻了他的手背,“到时候再戴,就是无名指了。”


“嗯……”刚低着头偷偷甜蜜地笑起来,却突然被光一捏着下巴被迫抬起头。


“又咬嘴唇?”


“我……呜……”


只是习惯而已嘛……就那么轻轻地咬了一下……


搂着光一的脖子刚迷迷糊糊的想,或许……这个习惯其实还挺好的来着。


气息交错缠绵逐渐凌乱,光一克制着停下亲吻低声问:“是不是还想要抱抱?”“嗯……”


坐在车里的这个姿势还真不怎么适合拥抱来着。


“那我们先回家吧。”


“嗯~”


刚坐在副驾驶位歪头盯着光一开车,偷偷地把手覆盖上了他搭在档杆上的手。


此时此刻,寄人篱下的辛酸和不安总算彻底散去了,他也算是有了家了。


他跟光一两个人的家。




===========================


肝疼……真的肝疼_(:з」∠)_


请用食用感受安慰我的肝QAQ你们尝试过一下午一万字的恐惧吗QAQ


以及其实吱呦真可爱QAQ哭唧唧的吱呦也很可爱QAQ撒娇的吱呦更可爱QAQ


51:再可爱也是我的.jpg


哇QAQQQQQQQQQQQQ


最后吱呦恃宠而骄(bu)的样子也很可爱_(:з」∠)_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但是架不住大爷宠他啊!他爱骄就骄啊!!大爷宠他啊!!!


哇QAQQQQQQQQQQQQ

[KK]爱してる!

无射声乔:

高中生设定,纪念逝去的青春


复健程序加载3%


 


 


“我爱你。”


教室门口,面对光一突如其来的告白,堂本刚先是束手无策,接下来变得有些紧张。


本来在自己的座位上整理月考错题的他,被隔壁班的光一叫了出来,刚刚站定就听到这句话,他开始怀疑自己幻听了。


“怎么突然说这个?”


光一一巴掌拍上自己的额头,看上去有些无可奈何:“跟组里那帮人打赌,赌输了,他们让我找你玩个游戏,你看,这是规则。”


不是幻听。确定了这个想法后,刚盯着光一塞到自己手里的纸条,用浏览的时间让自己加速跳动的心平静下来。


 “…一方说‘我爱你’,另一方说‘再来一遍’,一直重复,谁先害羞地笑了的话就算输了…这是什么坏心眼的游戏啊?”刚看向光一,紧张感逐渐被轻松所代替,“也就是说,刚刚那一次不算咯?我没有说‘再来一遍’啊。”


“确实要再来一遍,不过他们改了下规则,”光一对上刚的眼睛,又被刺激到似的马上躲开,“说…说是让我们每天说个几遍,坚持两个星期…我当时为什么会和他们打赌啊!”


刚失笑:“先把今天的说完吧,明天再说明天的。”


“不,我现在还不想说这个。”在刚笑起来的时候,光一似乎更加局促不安,双手叠放在晃来晃去的身子前,手指以一种十分别扭的方式交叉着,“而且也快上课了,你先进教室吧。”


刚说了再见,然后转身进了教室。


虽然身体在离开,光一还是回过头,确定刚已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以后,才低下头快步向自己的教室走去。


路上不禁笑起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本能要求他这么做的。还好刚刚没有继续说下去,光一想,否则游戏肯定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他是一点悬念也没有的输方。


因为从一开始,这个所谓的“游戏”就是谎话。


他只是想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而已。为了这一刻,光一积攒了三年的勇气,可在刚询问他的时候,这些勇气全都烟消云散了。于是他一边在心里为自己的临阵逃脱而愤怒,一边将编造好的谎话说出来,对刚才的反常行为做出一个刚能够接受的合理解释。


要说为什么临阵逃脱,果然还是不敢吧。趁老师转过身子在黑板上写题目的空,光一把脑袋埋到臂弯中,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之所以编出这样的理由,也是有原因的。借着这游戏的机会,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对刚说出“我爱你”,不用担心被拒绝和讨厌,因为这是游戏,一切不违反规则的行为都可以说是游戏需要。


说不定在游戏进行的时候,他就可以大胆一点,把自己想的一股脑说出来了呢。


光一用头撞了下冰冷的桌面,发出沉闷的响声,引得附近的同学纷纷侧目。


 


 


 


穿过喧闹的人群,光一来到了刚的课桌旁边,对周围的同学比了个“嘘”的手势。


然后他向刚的同桌歪歪头,示意自己要坐在他的位子上。同桌点了点头,站起身加入其他同学的讨论中,算是允许了这种行为。


于是光一毫不顾忌地坐下来,拿手托住后脑勺,认真地看起刚的侧面来。


十点半的阳光正试图从窗户缝里爬进来,一束细细的光分散开,均匀地打在刚的身上。因为是冬天的缘故,那束光并不刺眼和热情,而是温柔得有些倦怠了。刚被这样的光包围着,后背微弓的线条更加柔和,令人想要伸出手去,稍作停顿后顺着曲线滑下,然后重复刚刚的动作,直到不想再重复了为止。


而他确实也那么做了,只不过对方并没有给他重复的时间。光一的手开始向下移动时,刚就抬起头来,似乎是才发现他的存在,眼神中略带惊喜。


“你什么时候来的,”刚笑着说,“坐在我身边,还没让我发现。”


光一把手收回:“刚坐到这里,你当然不会发现咯,那么投入的在学习。”


刚点点头,视线重又移到试卷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月考下降了好多嘛,再不认真点就赶不上来了。”


光一也点了下头,表示谅解。


“我爱你。”


短暂的沉默后,眼看刚又要开始做题了,光一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咦…”不像第一次那样,刚只是疑惑了一小会,就想到了合适的反应。“再来一遍——不过啊,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说呢,搞不准会被同学听到的。”


“我爱你。”光一继续保持托后脑勺的姿势,“因为我这个时候有空啊,就是这么简单的原因。”


“噢。”刚若有所思地晃了晃头,不过还是继续了游戏,“再来一遍。”


“我爱你。”


“再来一遍。”


如此重复了几遍之后,光一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了。


“你有没有觉得,这样有点羞耻啊。”


为了不让游戏在开始的第一天就结束,光一找了个理由,试图转移话题。


刚好像也巴不得这样做:“你也这么想啊,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虽然只是游戏,但是已经有‘不想被发现我们在做什么’的感觉了。”


“是啊,有种紧张又好玩的感觉。”光一看着刚的眼睛,“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好。”


也许是他过于直白的眼神让刚有点不自在,也许是想要确认游戏已经结束了,刚趴到桌子上,把脸埋在暖和的臂弯中。调整成一个舒服的姿势后,才转过脸来对上光一的视线:“反正也快要上课了,要不你先回去吧?”


“可是我还想再呆一会,我们班里不如这边有意思”光一小声而坚定地说,“离上课还有几分钟呢。”


“我们下节课上数学,老师要提前几分钟进教室,你再不回去他就进来了,到时候你要擦着她的后背跑出去吗?”刚看看手表,一半是认真,一半是开玩笑,“大家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你身上的。”


光一伸过胳膊去,拍拍刚的后背:“好吧,那我走了?”


这并不是在向他说出已经决定好的事实,他期待着刚的答复,如果他表现出一点愿意再陪他呆一会的想法,他就留下来,直到上课铃打响。可对方只是点了点头,就重新把脑袋埋到了臂弯中,看上去是想趁最后的休息时间补补觉。


在光一离开之后,刚的同桌立刻坐了下来。


听到身边传来衣料摩擦的窸窣响声,刚露出半张脸:“他走了吗?”


“嗯,走了。”同桌点点头。


刚好像松了口气,身体离开课桌,伸了个懒腰。


因为数学老师敲黑板的声音搅浑了他对和光一之间对话的回忆。


 


 


 


接下来的两星期,两人也是这样度过一整个课间的。


刚几乎不主动来找他,那么光一就自己去他的班级,一来二去,就和隔壁同学们混了个脸熟,到现在,只要光一出现在班里,刚的同桌就会主动起身,让他能顺利进行游戏——对于每天来这里晃悠,光一的解释是“要一起玩十分有趣的游戏”。


但其实游戏在他们的对话中所占比重一点也不高,单调的重复发音一定使人厌倦,不管是什么音节,和这些音节以什么样的语调出现。所以光一总会尽早的结束游戏,然后把自己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都和刚一吐为快,然后认真听着刚的分析和建议,偶尔两人也会因为光一的遭遇太可笑而一起笑个不停。


光一感到很庆幸,自己当时反应够快,想到了用这个游戏来掩盖真相。


每天他都以愉快的回忆和对第二天的期待来画上句号,但今天的不同出现在放学后。


光一收拾书包的速度一向不快,因为他总是等到放学时才记作业条,所以等他离开教室时,里面总是空无一人。


他和往常一样收拾好书包,准备离开教室,却看到了教室门口的一个十分显眼的身影。


“刚?你怎么来了?”对于刚的来访,光一感到惊喜。


“因为下个星期开始后,游戏就结束了。”刚向他走来,两人在讲台前面会合,“所以今天算是个比较有纪念意义的日子。”


“啊,”光一恍然大悟,自己最近过得太开心了,几乎忘记了这个游戏的持续时间,“今天就要结束了啊。”


“是啊。”刚点点头,“谢谢你,这是我升入中学以来最开心的两个星期,差不多可以这么说。”


光一连忙摆手:“不不不用谢,我才是应该感谢你,愿意陪我玩这个游戏,好让我能向那帮家伙交差。”


他有点慌张,所以乱了阵脚。他想自己的动作和话一定很傻,因为话音没落,刚就一下子笑了出来。


“所以为了纪念…待会一起走到校门外再分开吧?”


“嗯。”刚点点头,率先向门外走去,光一紧随其后。


走出教学楼后,两人心有灵犀般的调整了速度,好能够和对方并排走完这一段短暂而美妙的路。


气氛有点太安静了,光一想,安静得只能听见细微的风声,安静到开始让他不得不想点什么来填满大脑的地步。


——这两个星期的游戏让我有了恋爱的感觉。


刚刚在教室里的时候,他其实还想说这个的,而且是已经到了嘴边,稍不留神就会出现的那种。


——有了和你恋爱的感觉。


如果他说了刚刚那句话,就必须用这个来将它补充完整。但是他没说,那么这个句子就同它所效忠的主人一同被埋在光一的内心里,甚至还要更深。


——所以,就这样结束了吗?


没错,就是这样。光一头一次觉得教学楼到校园门口的距离其实很短,他原来一个人走的时候,经常觉得这条路长得几乎看不见尽头。


往前走,从门卫室旁边穿过,就到了他应该和刚说再见的地点了。


“再见。”结果却是刚先开了口,“下个星期见。”


“嗯,再见。”光一冲自己身边的人挥挥手,然后停下脚步,在学校和林荫道的交界线处站了许久。直到刚的背影转了个弯,消失在道路的分叉口,他才慢慢地重新开始移动。


——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星期一的高中生们总是格外活跃,似乎要把两天不见的想念全变成热情,一股脑的加在友人身上,就连读书时的声调,都比星期三的时候要高很多。


刚站在光一教室的门口,声音几乎被淹没在喧哗中:“打扰一下,请把光一叫出来好吗?对,是堂本光一。”


随即就有人扯着嗓子大喊一句:“光一!”


教室后排,一个伏在课桌上的人挺了挺身子:“有人找我吗?”


负责传话的人点了点头,一闪身,把缩在窗户框旁边的刚露了出来。


光一打起精神,奔到教室门口:“哟,早上好。”


“我爱你。”刚并没有回应他的问安,而是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光一先是一愣,随后好像想到了合理的解释:“你也和别人打赌啦?”


“嗯。”刚在空气中划了个对号,“也是赌输了,惩罚也是同样的游戏。”


“和谁啊?真没有新意,翻来覆去就这一个游戏做惩罚。”


刚把垂下来的一缕头发用手指绕了个圈,笃定地说:“和自己。”


他看到光一的眼睛因惊喜而张大,随后嘴唇微张,下一秒,将会有一些美好的音节从那里发出。


他张开双臂,用一个拥抱对光一即将说的话做了回应。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将上面这句话改几个词,才变成我要说的


感谢看完这篇既ooc,又有小学生流水账既视感的文的你x


好久没写小甜饼了,这次是真的复健()自从暑假看到这个游戏的梗后,与之相符的剧情就在我脑海中不停的变化,直到敲完“END”,才变成了这个和一开始的构思只有开头和结尾一样的东西。


絮絮叨叨一阵子,还是欢迎评论,欢迎和我玩☆

『翔润』戏说著名的茶色T恤情侣装事件

小松树上小松鼠:

最近补番补到,虽然这个梗知道已久,但还是阻止不了一颗想搞cp的心啊!


以下故事只是戏说只是戏说,不爽者请无视。


★★★★★


岚的15周年VS岚的节目上,松本内心一直在纠结一件事情。


因为在互相坦白的这个环节里,他真的想坦白一件事情。


很多时候一件事情自己憋在心里很难受,明明有好多机会说,可是每当看到那个人谈笑风生的侧颜时,他就想,还是以后再说吧。


以后再说久了,他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如果今天不能一吐为快,实在难受。


“其实,樱井翔君。我有一件和他一样的T恤,但怕一起穿被当做情侣装所以岚工作的时候一直没有穿。”


松本一字一句地在节目录制的时候说着,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如果气氛不好的话节目组会把这段全剪掉的。不,或许这个话题从开始的时候就注定要被剪掉,毕竟他和樱井的那种微妙气氛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松本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安慰自己,但这样一想心里反而坦荡了一点。樱井就在旁边,他看不清也无法看樱井的脸,他只是一心一意地说完自己的话,却在念了樱井全名的时候心里又有些退却。


他会怎么回答我的问题?一句话轻描淡写地过去,还是?不过也是,这件事情其实根本也不是那么严重的事情。


他说完了。却听到身边有动静,樱井似乎在他说到后半段的时候就开始低语,之前他没有注意,但现在听到的是“我知道啊,我一直知道啊”。


他愣住了,这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没有想到。樱井是怎么知道的?


“我一直穿就是想和你撞衫啊。”他听到樱井这么说,一开始以为只是樱井在节目上的口胡。下了节目以后,他一直犹犹豫豫地想问樱井,那个一起穿T恤之约到底是不是真的。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虽然口头上答应了穿那件T恤,但他根本不知道樱井的话是真是假。


并非是他不信任樱井,只是如果他一个人穿了岂不是很尴尬?


踌躇着不知该如何是好,下面的录制工作他越来越不敢看樱井的眼睛。对上视线的时候他总是会想,那双闪烁的大眼睛中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


明明从前的关系亲密到一个小动作就能完全了解对方的意图,长大了的他们却再也没有过这样的亲密无间。其实长大的人不必总黏在一起,但他还是有些怀念起小时候。


松本不知道怎么了,或许是今天因为T恤的事情太过敏感,明明只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为什么要想得这么复杂?


他想,明天就穿那件T恤试试吧,如果不行,那也认命。


第二天松本出现在乐屋门前,他的确穿了那件T恤,但为以防万一还穿了件外套,只露出领口茶色的一角。


他深深赞叹自己的万全之策,于是大摇大摆地伸手开门,门却早一步从里面开了,正对上大野惺忪的眼神。


“利达,中午好。”松本若无其事地打招呼,一面视线偷偷往里面张望。


“嗯,松润好。”大野似乎困得很,声音也黏糊糊软绵绵得比平时更可爱了几分。


“你要去哪儿?”松本故意延长这毫无营养的对话,视线继续张望着。


他看见二宫身边好像有个茶色的影子,不过看影子的纤细程度和跟二宫的黏糊程度就知道不是樱井是相叶。


所幸大野困得很,反应比平时又慢了几拍。他想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回答:“太困了,去洗把脸清醒清醒。”


“哦,这样啊。”松本继续着自己的尬聊,眼见撑不下去了,才让开道让大野走,临走之前还不忘调戏一下面包君短短的发尾。


考察敌情看来是失败了,樱井还没到乐屋。松本有些垂头丧气地想,怎么会呢?那个人生活得比时钟更准时准点,他今天是算好了樱井的时间才故意来迟的,怎么就失算了呢?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魔性且熟悉的笑声。


“尼桑,一会儿上节目之前记得把嘴角的口水渍都擦擦干净。”


松本顿时觉得自己石化了。


叫大野智尼桑的还会是谁?


没想到竟然会从身后攻击,他这个身后薄弱的人简直完败。


松本机械地转过身,樱井正半开玩笑动作亲密地用手指给大野擦口水渍,因为是正对着松本的,很快察觉到了松本的存在,便抬起头,和松本对上了视线。


松本觉得自己风化了。


樱井只穿了一件T恤,白色的。


松本慌忙转过身,一只手捂住领口不让里面的茶色露出一点点。


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人果然口胡,他怎么会相信樱井的话!


松本现在心情不是一点的沮丧,而且关键是他觉得自己有些丢脸。


不不不,今天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穿了件茶色T恤!


“啊,松润,你来了。”身后樱井的脚步步步逼近,礼貌得体地跟他打招呼。


松本调整呼吸,笑得有些僵硬:“中午好。”


樱井上前一步,似乎要说什么,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松本却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抓紧了领口,马上后悔了,在心里骂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


“嗯……那个……”樱井抓了抓后脑勺,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松本心里一惊,樱井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他什么时候知道了松本今天穿了那件茶色T恤?


松本飞快地在脑中转啊转,一连想了好几个对策,保不齐一会儿樱井开口他就跑,只要能跑到二宫身边他就安全了。


“那个……”樱井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个笑让松本更加惊恐了,“刚才我和利达,你不要误会。”


哈?


弄到底樱井是想说这个?


松本觉得自己脑子不好使了,大脑因为刚才的高速旋转有点跟不上樱井的思维了。


他脱口而出:“误会什么?”


问出去以后他就后悔了。不管误会啥,现在最要紧的不是应该逃走吗?


樱井的表情好像变得更尴尬了,松本想我是不是又说错了话?啊今天是怎么了?为啥老是犯这样的错误?


樱井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松本思考着怎么打破僵局,他想了想,摆摆手说:“没什么好误会的。”


他看到樱井的脸色好像仍然有些难看,他只能再说一遍:“我真没误会!”


他今天一门心思都在T恤的事情上,哪里还会去想误会不误会的,樱井似乎终于回过神来拯救场面的尴尬:“也是,是我多想了。”那语气更像是喃喃自语。


樱井突然抬起头,上前几步向松本伸出手,松本又后退几步抓紧了领口,他觉得现在和樱井近距离接触让他身心俱累:“我去上个厕所。”


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


过了不知多久,松本蹑手蹑脚地走进乐屋,里面只有相叶和二宫,他才舒了口气。


他走到二宫身边,倚着二宫坐下来,随口问:“他们呢?”


“出去聊天了。他们欧吉桑之间好像特别有共同话题。”


二宫抬眼,放下游戏机,直直地盯着松本,突然伸出手,松本抓紧领口:“你干嘛?”


二宫被弄得莫名其妙:“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弄得像怕被调戏的良家妇女一样?”他伸手拂去松本头发上的纸屑递到松本面前,“这个。”


“哦。”松本想,刚才樱井靠近他可能也是因为这个纸屑,他却搞得那副欲盖弥彰的样子,实在很糟糕。


接下来的录节目完全不能专心,所幸松本本来和樱井在节目里的接触就不多,所以,他这次和正常发挥没什么区别,下了节目以后,松本故意和工作人员多聊了会儿,算着时间差不多了,门把们应该都回家了,才独自一人回到了乐屋。


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松本长长地舒了口气。关上门,和经纪人通了电话,松本开始换衣服。


提心吊胆了一整天,松本终于放下了心,全身都放松下来。空荡荡的房间里任他为所欲为。


于是他吹着小口哨惬意地脱下衣服,又吹着小口哨穿上了他那件茶色T恤。


突然,他愣了愣,停止了吹口哨。他发现不知不觉他又哼起了少年时代樱井最喜欢听的那首歌。


那时候的他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最爱做的事情就是一个暑假都黏在一起。那时的他们都还是孩子,爽朗,纯粹,于那些感情的事情只是微微的懵懂,那时的松本只知道自己恨不得每分每秒都能见到樱井,想他的时候,就连半夜都要打电话和樱井说话。


他知道那个时候的樱井也是如此,虽然看起来酷酷的,凶凶的,但其实是个再温柔不过的人。可能樱井会用半睡不醒的声音抱怨松本,但他们真的会隔着电话聊到天亮。


这些松本都知道,他的那些任性孩子气的举动,樱井都会宽容地接纳他。这样一来他就更喜欢在樱井面前任性和孩子气,就好像一直撒娇,樱井就会永远在他身边。


直到后来,他突然知道,自己应该长大了。


没有谁能依靠谁过一辈子,作为一个男人,他必须变得强大起来,才能守护他的岚。


他知道樱井也是如此。看着这个桀骜不驯的黄毛少年一点点变成优雅沉稳的男人,他知道樱井也在变,樱井也和他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在守护着他们的团。


五人一路走来实在付出了很多很多,在工作之余,突然有一天,松本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一直注视的樱井,变得那么强大,但并肩站着的时候,却又觉得有些陌生。


才想到,三十代的他们,再也回不到黏在一起的少年时代了。


“我不后悔。”他听到樱井说。他知道,他也不后悔。


但有些事情,只能属于少年时代青涩的回忆。而回忆之所以称之为回忆,就是那已成为过去了。


松本看着镜子前穿着茶色T恤的自己。


不知不觉间,他再也不是那个身材纤弱的少年了,他是一个三十代的男人了。


他伸出手,想要抚摸着镜子中的自己,却在指尖触到镜面的那一刻,宛如触电般收回了手。


明明已经那么强大了,为什么还要伤心?明明已经下决心要变得很强大了。


但是……


“不想一个人。”


松本把额头贴在镜子上,把闪烁的水眸藏进刘海里。


似乎那么久,那么久了,他,和他的心脏,都在等着一句话。


“好想你……”


松本想,或许有些事情从来没有改变过,就像现在的自己和从前的自己一样,都想和樱井一直一直在一起。


他想,就这一次吧。就今天,让他一个人,肆意地去想樱井。


过了今天,他还会变回那个强大的松本。


“想见你……”


他紧紧地闭上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着,就好像这样,心里才会舒服许多。


“想和你在一起……”


但他怎么能忘记,当思念泛滥的时候,思念会决堤。


最后,无法停止。


所以当房间的门被打开然后关上的时候,松本全然没有察觉。


“松润?”


迟疑而略显吃惊的声音把松本一颗心给差点跳了出来。


松本睁开眼睛,看着镜中的自己。幸亏没哭,不然脸丢大了。


若是在平时,他一定能镇定自若地笑出来,但今天,他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只能死死地咬住唇。


“你怎么……”樱井蹙起眉,眼中更多的是惊愕。


“有些事情晚了。”松本随手把外套塞进包里,挎上勉强笑了笑,“再见。”


“你今天穿了那件T恤?”


经过的时候,松本听见樱井说。


松本觉得自己顿时石化了,想要挪脚,竟然无法动弹。


“没……没啥……凑巧……哈哈!”


松本尬笑了几声,看樱井的神情好像有些不简单,心里狂骂自己粗心大意,一天的努力都白费了。


怎么办怎么办?他现在完全想不出对策啊!


“我以为,你今天也会穿这件T恤的。因为你在节目里说了。”


心一横,反应过来的时候,松本发现自己已经心直口快地交了底,想弥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看了一眼樱井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索性就说:“我走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手臂突然被抓住了,松本抬起头,看到樱井注视他的眼睛粼粼闪烁,仿佛蕴藏了许多许多情愫。


“不要走。”他听到樱井低声说,声音有些沙哑,却格外动情,“我也想你。”


松本愣住了,他想今天是怎么了?今天太不寻常了吧?或者他一直都在做梦吧?


那梦醒了眼前这个深情款款的樱井翔会不会消失?会不会下次当天再次打开乐屋的门时,又是那个不和他对视,不和他靠近的樱井翔?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是梦,就算是虚假的,他也要好好珍惜。那么多年了,他从未做过一个和樱井有关的梦。


他面前的樱井抱住了他,鬓发相摩挲,他听到耳边的低语。


“我也想见你……”


松本想,这一定不是梦。因为樱井的拥抱是那么用力,那么紧,他们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让他呼吸困难,甚至有些疼。


但心却那么温暖。


“我也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


他不知道,樱井是怎么知道了他的那番话。但他可以肯定了,或许这么多年来自己不是一个人。
他不是那么孤单的。


但松本的任性孩子气突然又上来了,他有些别扭地问:“那你今天为什么不穿那件T恤?我可一直都在等你。”


他听见樱井在他耳边轻轻地笑了,那样的声音竟然酥软了他的耳朵。


“抱歉,因为我害怕。我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出来,我以为……你不会穿的。”他听见樱井轻叹一声,然后放开他,轻抚他的脸颊。樱井的目光深邃而怀恋,一瞬间,松本恍然觉得,曾经的少年和面前的男人重合了。他知道,樱井眼里的自己一定也是如此,“是我太多心了。明明松润一点也没有变,还是那么单纯,爽朗。”


“你也没变!”松本急切地想要抹平樱井眼底的寂寞和忧伤,“我们都是一样的!因为今天……”他低下头用细如蚊的声音说,“我想过要放弃了。”


樱井眼底的忧伤渐渐融化,他的声音如春天般和煦:“感谢上天,让我们还能重逢。”


“你今天怎么会留在这里……”松本低声问。


樱井笑了,轻弹松本的额头:“你没发现吗?你和工作人员谈话的时候,我一直在你身边啊。刚才在门外,我很担心你,我以为你爱上了别人,但我进门看到你的T恤时,我知道自己错了。”他顿了顿,继续说,“润,让你久等了,很抱歉。”


“没……没这回事……你在我身边,我怎么没发现你?”松本低下头。


“嗯……”樱井想了想,嘴角轻扬,“或许你的心里只有工作,已经没有我的位置了吧。”


“当然有!”松本几乎是脱口而出的,等他反应过来时,樱井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他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看着那样的樱井,温柔沉静,和从前相比,似乎一样,又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松本有些感伤,原来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却无法改变一个人坚定的内心。


他扑上去,把脸埋进樱井的怀里,樱井的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背,那样的手掌,就好像曾经那样,默默地守护着他们的一切。


但现在,又有些不一样了。


松本伸出手环住樱井的背,他的手掌温暖而有力。


现在,是我们两个一起守护。


他轻声笑了出来。


什么啊,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明白了,那是爱啊。


樱井翔和松本润,彼此相爱。


小小的房间里充满了暖色的灯光,白色的墙壁上,映出一对璧人的影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认定了彼此呢?


或许从很早很早开始,两个少年头靠头在影院睡着的时候,相扣的十指已经说明了一切。


又或许……


“樱井翔,你没穿T恤的事情,可不能这么算了!”


“那你说要怎么罚我?”


“怎么罚都补偿不了我今天一天的心力交瘁!”


“那这样吧,我就……”


“你你你不会要说出那句肉麻的话吧?”


“我就用一辈子补偿给你,好吗?”


“啊啊啊啊!你真的说出来了!”


“喜欢吗?”


“嗯……反正不讨厌。”


“你明明很喜欢。”


END.

多芒:

那些迷茫、那些坚持、那些义无反顾,那些欢笑和泪水,都是无悔。

Kazuko/和子

冷掉的小笼包就不是小笼包了:

ninoatsume:



9807 WU  Takki在留言板上对Nino说“把CD还给我”,登出之后偶然碰见和子麻麻,她还问Takki:“我家儿子有好好地把CD还回去了吗?”





011017 花丸 con前吃的梅干是和子麻麻准备的,生涯那首歌麻麻还听到哭了。





02年 hey3(?)Utaban(?)关于J家面试 



02 Duet 活动披露的童年照





0203 Myojo 杂志的策划是让五个人写以自己为主角的爱情小说。。。Nino写的故事,女主角的名字要跟麻麻一样  (http://t.cn/RAmG0Ks


0204 Duet 和妈妈关系像亲友一样



040710 南君番宣  从来没觉得妈妈做的菜不好吃过 




0408 D嵐





0502 myojo (五个榻榻米大的?)房间被妈妈占领了,现在睡客厅。在以前的房间练习吉他,因为太吵惹怒了妈妈。房间是连白天都关着窗户的,不知道时间的流逝,就像地下室一样。现在在客厅连被子都要自己叠,不然大家就吃不了饭了;太麻烦所以也有不盖被子直接睡的时候,好冷啊【。





051121OS 「妈妈说,有压力的时候就存钱」(附上不同番组的名言收录;09年对谈,12年交嵐。。)






交嵐、ZIP 提到想结婚生孩子是想让双亲安心






061018  ゲームニッキー その649 (原po http://weibo.com/1927277483/xt3WTn2dq)



070204和13年 广播提到 不要用自己出生前的钱







0909 POPOLO 和妈妈想象的地方 (图太长不贴了)


 http://ww1.sinaimg.cn/large/a617358cgw1e3su1xap72j20c81l8466.jpg


101017 BayStorm 广播当天是妈妈生日,和STBY谈了相关的事(http://vdisk.weibo.com/s/ai6L6C-cHuKrS


2010 果てない空 PV Making  Nino 提到人生三个袋子,第二个是妈妈



120617 和子妈妈两封信



夜 原po(http://weibo.com/2125783864/yolBU3ye4?type=comment#_rnd1447057501403




1206 More 第42回 母なる場所----この世でいちばん安心できる場所って、普通は、家族や母親のそばなんだろうけど、オレは自分ちのベットの中に安心を感じる。 ①小时候拍的照片不超过10张 而且自小就宅 ②母亲节会回老家送蛋糕和鲜花给和子妈妈 ③ 结婚大概是寂寞的产物 人们因为不安而组建家庭。




120715  小6の卒業前のお別れ会の(子→親への)招待状。二宮少年はお母さんに何と書いて招待したでしょうか! 答えは、緑の画用紙(A4?B5?縦)に大きく「 来 い 。 」 会場と嵐大爆笑で二宮さん顔真っ赤wwwN「怖wwwww」 via.twi (原po http://weibo.com/1776408901/ysCxo1cHg?type=comment#_rnd1447055205176) 绿卡片是推民自制 







140608 和子麻麻的咖喱便当,Nino会全部吃完才把便当盒打回去。




140720 Bay Storm 和子麻麻有过来帮忙打扫卫生


14年 24H 日本调查 称霸昭和的和子



150802 Baystorm和子妈妈与蟑螂事件 


150920 宫城Blast Nino Solo前 和子麻麻的信(twi)







日期不明 




打游戏是受妈妈影响了(twi)




游戏日记21-在车上放一星的时候,麻麻听着节奏就记住了,还说自己打过鼓的,实家还有一套鼓……





反正不全,教徒还是必备这个↓↓↓








磁石的那些小段子【二】

冷掉的小笼包就不是小笼包了:

N太太:




改成餵食PLAY(泣 




同樣來源via各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ニノ跟自己的照片被做成的拼圖




大概是半年前吧。一個雜誌的企劃、




我跟ニノ兩人的照片被作成了拼圖哦。




然後將它帶回家了。從那之後就一直裝飾在自己房間的音響旁邊。




照片是我擠進ニノ的大腿間用力地把雙腳打開、非常痛苦的姿勢(苦笑)




但是很喜歡呢。




順帶一提ニノ也有一樣的東西、他也裝飾了在自己家的玄關哦(笑)。




── POPOLO 200704 家中最喜歡的五樣東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ニノ的肚子捏起來軟軟的感覺真是超~棒的哦。




不只是肚子、臉頰也是這樣。就像小寶寶一樣的感覺。




呀啊~絕品(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硫黄島からの手紙』回來後第一次見到他時、




ニノ的樣子讓我忘不掉呢。




非常精悍的樣子真的是很帥氣哦、十分有男人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只要是ニノ不管怎樣都能原諒他、




ニノ不是很喜歡惡作劇嗎?




就算被他惡作劇了、




只要看到他的笑容就會原諒他了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ニノ真的是非常怕寂寞的人!




不久前、雖然睡在同一間房間、




我說了“很累了所以先睡囉─”就先睡了,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醒來後那傢伙竟然還沒睡!




在床的旁邊盯著我看!(笑)




問了“睡不著嗎?”“嗯睡不著”




然後直到ニノ想睡之前就陪他一起玩撲克牌。很怕寂寞呢(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一段時間不用交女朋友了吧。




就是啊、因為我們嵐是窩裡橫所以不會覺得寂寞哦。




就是會很自然地牽起手或是搭搭肩之類的?(笑)




尤其是我跟翔ちゃん總是黏在一起、




演唱會之類的如果情緒一高亢起來就不知不覺會親親了哦(笑)




大家也都不討厭這樣、




不如說那因為是我們自身的互相碰觸吧。




まぁー就是那個啊、這樣是感情很好呢。




或許就是會被如此說的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為演唱會有想讓翔ちゃん做的事情所以正拼命地說服他。




雖然已經交涉了很多次了但“我絕對不想做!”很頑強地回應了(笑)




但我絕對會說服他的!




── TV LIFE 2010








我正一心一意地說服櫻井翔。




因為那是只有跟翔ちゃん才能成立的企劃嘛、我也很拼命。




如果用說的不行的話就每天請他吃咖哩好了也想了如此的攻略但已經沒時間了。




我現在就傳訊息給他。




── TV LIFE 201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潤「不久前跟『山田太郎ものがたり』的工作人員共事了」 




櫻宮「『哦哦』」 




潤「說了你們兩人在攝影的期間、一直在打情罵俏哦」 




和「都說我們是“笨蛋情侶”呢」 




潤「有說了說了(笑)說是共演者跟工作人員都無法進入的兩人空間」 




翔「一個勁的在玩催眠術呢(笑)」 




和「共演者跟工作人員大家都一同冷~場了(笑)」 




雅「即使是這樣也都沒自覺嗎?」 




櫻宮「『沒錯哦♪』」 




智「所以啊…那時候ニノ都不來找我玩了」 




和「因為我有翔ちゃん就很滿足了呀、めんごめんご(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和「翔ちゃん呀雖然喝醉後也不太會給別人添麻煩、但是之前真是不得了」




翔「給你添麻煩了」 




智「超可愛的哦~。第一次看到翔くん喝醉的樣子」 




和「『給我水給我水!』這樣說了哦!」 




翔「我完全記不得了啦」 




和「但是不覺得麻煩哦」 




智「いや~真是很可愛啊就像小孩子一樣。『Ni~no~欸嘿嘿~❤』這樣撒嬌」 




翔「抱歉!太羞恥了!」 




和「旁邊是翔ちゃん在黏糊糊地撒嬌、另一邊收拾的リーダー則是嘿嘿地傻笑、もー饒了我啦(笑)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翔「跟ニノ在一起的人一定會很幸福的、他絕對會非常珍惜那人」 




和「翔ちゃん真的是很愛我呢」 




翔「是呢、或許就是那樣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